压铸锌铝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锌铝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经济增长下限可能持续下移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6:46 阅读: 来源:压铸锌铝件厂家

经济增长下限可能持续下移

“如果全球的经济形势没有明显的变化,明年的经济增速下限要比7.5%还要低。”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对本报表示。  陈永杰强调,经济增速下调的压力更多地来自生态环境的压力。“即便经济增速保持在7%,我们生态建设的目标也难以实现”,“国家要解决生态的问题,必须把速度降下来。从8%降到百分之7.5%,从7.5%再降到7%,甚至再到6%。如果6%是实实在地、没有水分的,我认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陈永杰认为,我们现在的经济增长当中,还存在不少虚的东西,我们需要逐步挤掉这些水分。  陈永杰,曾任国务院研究室工交司副司长、全国工商联研究室主任,多年参与政府工作报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报告等文件起草,参与《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起草并担任文件起草工作组副组长。  《21世纪》:最近国务院提出,要确保经济增长稳定在一个合理的区间,那么您怎么理解上下限?  陈永杰:上限和下限只是一个新词,基本的操作和政策取向,还是和过去一样。过去我们叫“保增长”,也就是“保8”。特别是在2008年,保持8%的经济增长就不错了,“8”就是当时的下限。我们过去把通货膨胀率控制在4%以内,4%就是那时候的上限。这就是“防上限、保下限”。这种说法其实本质和过去一样,没有特别新的东西。只因是新的说法,就比较容易让人记住。  今天我们要特别重视下限,所谓下限主要是稳增长和保就业。关于经济增速的下限,过去是8%,现在有所下降。也许随着经济发展,它还会进一步下降。上半年经济增速是7.6%,目前中央把全年经济增速下限定在7.5%。保就业就是要使城镇登记失业率不超过4%,现在可能高一点,今年上半年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1%,但是实际上我们现在失业率比这个高。我们就业的下限,就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确定的城镇登记失业率低于4.6%。  《21世纪》:那么您预计未来经济增速的下限将会呈现什么趋势?  陈永杰: 我估计,如果全球的经济形势没有明显的变化,明年的经济增速下限要比7.5%还要低。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由于国际经济进入深度调整期,欧美市场需求增长乏力,国际经济增速趋缓;另一方面,我国GDP基数已经很大,国内外的需求相对增长率下降,我们已经不能像从前那样“保8”了。  更重要的原因是,来自生态环境的压力。越来越多的环境事件已经提醒我们:如果要继续保  持这样的经济发展速度,我们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的目标就实现不了。工业的增长就意味着能源、原材料的消耗,就会有污染排放,可污染的排放却不能马上降下来,需要一个过程。哪怕推行更严格的环保政策,哪怕提高环境标准,污染排放问题也不是马上就能治理好的。我们过去粗放式的经济增长,产生了大量的生态环境欠账。因此生态文明的建设,不是靠降低一点经济增长速度就能抵消得了的。  国家要解决生态的问题,必须把速度降下来。从8%降到百分之7.5%,从7.5%再降到7%,甚至再到6%。如果6%是实实在在、没有水分的,我认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应更关注GDP所包含的实物量  《21世纪》:您在强调实实在在的经济增速,那么您如何看待经济增长的质量?  陈永杰:坦率地说,我们现在的经济增长当中,还存在不少虚的东西。什么是虚的东西?  房地产和金融业这两个产业现在是最赚钱的行业,占GDP的比例明显上升,其中蕴含着不少虚的成分。房地产创造的GDP里面,就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房价的上涨带来的,而银行创造的GDP里面相当一部分是由银行的高利率带来的。这些GDP,并不对应与其价值相当的实物量,所以是虚的成分。所以我们在谈论GDP的时候,既要看它的以货币表现的绝对量,又要看它包含的实物量。实物量更能衡量一个国家GDP的真实情况。  同时,我们还要看到,尽管工业的增长速度在下降,但它创造的物质量却并没有下降那么多。为什么?因此我们工业品出厂价格也就是PPI在下降,这意味着同样的PPI,所包含的实物量比过去还多。也就是说,今年和去年拥有相同的工业增加值,但包含的实物量却比过去多。这就说明,老百姓拿到手上的实际的东西在增长,以及企业的实物量在增长,比表现出来的工业增加值更高。这是我们改变经济增长方式一个重要方面。过去我们所说的GDP泡沫,在工业领域是有所下降的。过去CPI上涨,PPI也上涨,泡沫是比较多的。但现在CPI在上涨,PPI在下降,泡沫有所减少。  《21世纪》:保下限的另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就业,所谓保增长、促就业。如果经济增速保持在8%,就可以把失业率维持在3%-4%之间。那么在经济增速很难回复到8%的新阶段,那么我们如何理解经济增速与就业之间的关系?  陈永杰:8%的经济增速对应3%-4%的失业率,这种观点论证了多年,可我一直觉得它的说法理性不是很强。我们国家现在的形势是,工业的增长速度在下降,每年下降一个百分点,靠工业解决就业的潜力在减小,未来要靠第三产业。  我们发展第三产业,不但能耗相对较小,而且可以更好地解决就业问题。那么我们所担心的事情,包括就业的问题,就可以通过调整规划、发展第三产业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所以你看,今年经济增长速度减缓下来了,但总体就业还可以,尽管大学生就业形势不好。因此,就业率和经济增速之间的关系,不是像人们想的那样的简单。  通缩不利于经济发展  《21世纪》:我国的PPI已经连续17个月下降,有人担心我们现在面临通缩的风险。您怎么看待这种风险?  陈永杰:人们都有一个对照的心态,产品卖得便宜我就觉得不好,这样就会影响整个生产者的积极性。所以说温和的通胀有利于经济发展。因为大家的收入都在涨。如果大家都涨得很快的话,也不行。也就是说,只有当投入和产出的价格都温和地上涨1%-2%的时候,它进来才容易接受,出去也容易。  因此,通胀有害于经济发展,通缩也有害于经济发展。这就是为什么要保下限的原因。经济增长速度如果进一步下来的话,特别是PPI持续下降的话,导致企业的生产积极性下降,这对整体发展也是一种障碍。  《21世纪》:在稳增长的过程中,关于投资拉动的作用,存在不同的认识。您如何看待投资在未来经济增长中的作用?  陈永杰:过去,我们国家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以林毅夫为代表的经济学家就认为,未来经济增长还要靠投资拉动。如果投资下来了,经济就要下来。今年上半年的投资速度下来了,包括民间投资的增长率是下降的。现在还没有真正改变靠投资拉动的增长模式,所以就担心投资下降太快。投资对GDP的贡献太大,但是下降之后,我们怎么办?跑得太快,突然停下来,肯定就有问题;突然拐弯,也会有问题。因此只能逐渐缓下来。局部是这样,整体也是如此。比如说,资金紧张,完全不管,这就是突然拐弯,这就造成银行空、股市空,我觉得算是国家的经济政策上的一种误导。贷款利率一次性放开,实际上不一定很合理。  《21世纪》:为什么产能过剩再次成为中国经济调控的难题?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陈永杰:政府调控市场,最好的就两个手段:一个是法律手段,另一个是经济手段。比如,针对产能过剩,法律手段当中最好就是确定降低能源消耗、减少污染和保护生态的标准;经济手段,例如国家对某一个行业的贷款利率进行指导,利率可以进行调整。  我们现在的判断产能过剩,没有足够的法律依据,许多是靠行政判断。而行政的判断,又是政府官员们根据自己对市场的判断做出的;这些判断有时候是正确的,但很多时候是错误的。因此,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调控思维,把法律与经济手段摆到更重要位置上来。  不建议再增加财政赤字  《21世纪》:您如何预测下半年的经济形势?  陈永杰:如果政府放开不管,下半年经济保不了7.5%;管一下,可以保得了7.5%。从这个意义上讲,未来出台一些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政策,全年7.5%的经济增长目标,还是能够实现的。  《21世纪》:今年政府财政收入增长减速,收支矛盾比较突出,所以现在有人提出修改预算,增加赤字。对此您怎么看?  陈永杰:为什么决算的数字大于预算?意思就是我计划花这么多钱,结果却要大幅度超出。这说明财政超支和超收没得到严格监控。近日,中央部门集中公开2012年决算,八十多个部门的决算总额达9200多亿元,超出2012年预算2200多亿元。我们国家的实际预算放得较松。去年中央部门决算超出预算2200多亿元。过去我们还有提前征收、超收的现象,这在其他国家是绝对不允许的。  因此,今年财政收入增长率降下来了。这是整个经济状况的一个反映,这时我们不能再增加赤字,而应该严格控制预算,并反思过去的制度。

西宁青北医院脱发费用

贵阳癫痫病比较好的治疗医院

保山白癜风较好的医院在哪

西宁治疗牛皮癣好的中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