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铸锌铝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锌铝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香樟树下伤感爱情-【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5:11:32 阅读: 来源:压铸锌铝件厂家

黎莹非常有钱,是个十足的富豪,经营着一间非常大的咖啡厅。但她虽然在事业上风生水起,感情生活却是一片空白。

这天,黎莹正坐在咖啡馆的角落发呆。突然,她在街上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张远……”黎莹立刻追出了店门。男子回头,不禁也愣住了:“你……你是黎莹?”

原来,两人是初中同学。眨眼间,已经十年没见了。寒暄后,黎莹才知道,张远在一家外贸公司供职,薪水颇丰。今天,他刚跟客户谈完生意,碰巧经过这里。

张远微笑着说:“没想到,你现在成了女强人,人也变漂亮了!”黎莹红着脸说:“我知道,当年我就是一个丑小鸭……”两人相谈甚欢。临走前,彼此留下了联系方式。

第二天晚上,黎莹就迫不及待地将张远约了出来。在西餐厅,黎莹红着脸问:“你结婚了吗?”张远摇了摇头:“哪有工夫谈恋爱呀,整天被老板牵着鼻子走!”在酒精的驱使下,黎莹含情脉脉地说:“那让我当你的女朋友吧?”张远显得很惊讶。黎莹失望地说:“你不愿意?”张远赶紧解释:“不……不是的,只是太突然了!”黎莹很高兴:“好,我给你时间考虑。”

从那天起,两人经常一起约会,关系越来越近。终于有一天,张远牵住了黎莹的手,深情地说:“也许,这就是缘分。十年前,我对你视而不见,现在,老天又让咱们重逢。放心吧,我会爱你一辈子。”黎莹听罢,幸福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半个月后,黎莹突然掏出两枚钻戒,羞涩地说:“娶我,好吗?”张远犹豫地说:“是不是太快了?”黎莹笑了:“是有点快,我想半年后再举行婚礼。现在,先替我戴上钻戒吧?”张远只好照办。黎莹又飞快地替他戴上,兴奋地说:“我终于把你套牢了!”

几天后,黎莹突然不停地咳嗽。虽然黎莹说只是感冒,但张远还是坚持送她去医院。

拍完片,张远坐在走廊上等结果,黎莹直奔洗手间。突然,她看见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子,惊喜地喊道:“贝雪!”女子也很诧异:“黎莹!”原来,她是黎莹的初中同桌。

很快,黎莹拉着贝雪,兴奋地找张远:“看,我遇见谁了?”张远一见贝雪,表情十分尴尬。黎莹笑眯眯地说:“我知道你俩好过,现在,他是我的未婚夫了!”说罢,指了指两人的订婚钻戒。贝雪微笑地说:“过去的事,还提它干什么,我衷心祝福你们!”

当晚,由黎莹做东,三个老同学重新聚在了一起。饭桌上,贝雪爽朗地说:“还记得当年那棵香樟树吗?”黎莹哈哈大笑:“当然记得了!那年初三,我俩穿着一样的白裙子,坐在香樟树下的草坪上读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刚好遇见了张远。后来,他总约我去香樟树下,送情书给你。可惜,你们还是分手了。”张远尴尬不已:“能不说这个吗?”贝雪也说:“就是!当年我什么也不懂。现在呀,校园都拆了,只留下那棵香樟树了。”

大家还聊了聊各自的经历。原来,黎莹那年没考上高中,就南下打工。因为自卑,她切断了所有的联系。多年打拼后,黎莹终于攒下了第一桶金。之后,回城开了这家咖啡馆,成了百万富姐。而张远和贝雪,考上不同的高中后,就渐渐失去了联系。几年后,贝雪如愿当了一名主治医生。三人一起叙旧,直到半夜才尽兴而归。

不知不觉,两个月过去了。这天,黎莹突然在咖啡店晕倒了。张远吓坏了,赶紧将她送去了医院。很快,黎莹醒了过来。

病床前,贝雪关切地问:“感觉怎么样?我问过主治医生了,你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疲劳过度。以后呀,别整天忙生意,也要顾及自己的身体。”张远也责怪道:“就是,我不希望你这么辛苦,又不是养不起你。”黎莹点了点头:“嗯,我听你们的。”

突然,黎莹想起了什么,掏出一张喜帖说:“老同学,下周五有空吗?请你在那棵香樟树下参加我和张远的婚礼。”张远愣住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黎莹笑了笑说:“你不是说,一切由我来决定吗?我早就想好了,就在9月5日等你娶我。因为,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日子!”张远和贝雪恍然大悟。十年前的那天,正是他们在校园里相识的日子。黎莹期盼地问:“贝雪,你能来吗?”贝雪笑了:“当然了,你是我最好的姐妹!”

9月l日晚上,刚好轮到贝雪值班。半夜时分,贝雪被护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出门一看,见黎莹被120急救车的担架抬了进来。在抢救室,贝雪竭尽全力。终于,黎莹醒了过来。

黎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惨然一笑:“终究,我还是等不到那一天!”贝雪强忍着泪水说:“什么也别说,好好休息!”黎莹摇了摇头,费劲地说:“不,再不说只怕没机会了!”

其实,半年前,黎莹就查出身患绝症了。原本,她想平静地等待死亡。直到那天,她遇见了张远。张远是她年少时暗恋的对象,可是,当年他眼中只有貌美如花的贝雪。黎莹好想在临死前谈一场恋爱,这才主动追求张远。其实,黎莹从没想过跟他结婚。她只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张远能陪着自己。后来,黎莹突然发病,被送到了医院。于是,她假装去上厕所,交待主治医生向张远隐瞒病情。张远和贝雪相遇后,黎莹看出两人余情未了,平日里张远经常背着她,偷偷跟贝雪打电话。她不希望张远生活在痛苦中,决定在9月5日那天,将他还给贝雪,自己悄然离开。在此之前,她早将所有财产转到了张远和贝雪名下。因为,黎莹父母双亡,他们是她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

“其实,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公主。现在,我将他完好无损地还给你了。我只希望,你们偶尔能想起我!”说罢,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料理完丧事,张远迫不及待地搂住了贝雪,哈哈大笑说:“亲爱的,这计划太天衣无缝了,黎莹怎么也想不到,死得那样冤枉。”贝雪笑意盈盈地说:“全靠你的完美计划,现在,我们终于有钱买房了!”张远连连点头:“这事就由你全权处理吧。”

三天后,贝雪打来了电话:“一切都处理好了。”张远觉得贝雪的语气有些不正常,问:“亲爱的,你怎么了?”贝雪冷冷地说:“我想告诉你,现在,你仍然和以前一样是个穷光蛋!黎莹的遗产,我全部以黎莹的名义捐给慈善机构了。”张远听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大学毕业后,张远和贝雪又旧情复燃。那天,张远在街上偶遇黎莹。其实,他刚被炒了鱿鱼,在四处找工作。当时,两人正为没钱买房闹别扭。于是,张远决定实施美男计,接近黎莹谋财害命。原本贝雪不答应,但想想飞涨的房价,只好勉强点头。张远骗黎莹收入颇丰,是怕她怀疑自己的动机。谁知,黎莹主动向他示好,张远故意装得很犹豫,其实早就迫不及待了。

原先,他们的计划是,张远找个机会带黎莹去医院,悄悄将贝雪调包的慢性毒药给黎莹吃,让她神不知鬼不觉毒发身亡。不料,那天黎莹在洗手间撞见了贝雪。没办法,两人只好公开相见,装出不熟悉的样子。回家后,张远每次都亲眼看黎莹吃药,这才放心。张远以为,黎莹犯病是因为毒性发作。哪知道,贝雪给她吃的根本不是毒药。

贝雪是科室主任,会按时检查病历。那天,她翻看病历,偶然得知黎莹患了绝症,不禁大吃一惊。她想起年少时,两人总是形影不离。那时,黎莹心甘情愿地当自己的跟屁虫,一颦一笑,都浮现在眼前。那些青春的往事再也回不来了。想到这里,贝雪不禁红了眼睛。

黎莹已经活不久了。当晚,她正想告诉张远停止行动。谁知,张远先打来了电话,说已经看着黎莹吃下了毒药。其实,黎莹吃的只是维他命。贝雪很谨慎,先给她吃真的维他命,以后再慢慢换成毒药,这样,黎莹才不会察觉。那一刻,贝雪的心情很复杂,便暂时没说破。之后,贝雪改变了换药的计划。而张远每天兴奋地打电话报告,仔细地描绘黎莹怎么越来越虚弱。听着刺耳的笑声,贝雪突然觉得,张远这个人好可怕。这个势利的男人,将来有一天,会不会也这样对待自己呢?

听完这一切,张远瞠目结舌。贝雪淡淡地说:“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伪君子,怪只怪我和黎莹有眼无珠。从今往后,我再也不认识你!”说罢,猛地摔下了电话。

第二天清早,贝雪来到当年的那棵香樟树下。像十年前那样,她坐在松软的草坪上,微微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慢慢地,旁边似乎还有一个人在吟诵。贝雪分不清,那究竟是风声,还是黎莹的和声。

电梯超载保护

建材检测

冲孔网

柴油发电电焊一体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