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铸锌铝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锌铝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经济增速回落的必然与偶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8:26 阅读: 来源:压铸锌铝件厂家

经济增速回落的必然与偶

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连续回落。2003—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1.6%,2008—2011年年均增长9.6%,2012年和2013年增速回落至7.7%,今年前三季度进一步回落至7.4%。与此同时,工业领域产能过剩问题突出,工业品价格持续下跌,企业生产经营困难;房地产市场深度调整,商品房销售量价齐跌,不少城市库存高企;财政收入增长放缓,地方政府债务还本付息压力增大,金融市场风险上升,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所有这些叠加起来,展现出来的画面就是近几年经济运行持续较为困难。  如何看待经济运行的困难局面?这种困难是由经济发展内在规律决定而具有必然性,还是由外在偶然性因素引起?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有赖于对当前经济增速回落性质的判断。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并非没有经历过较长时间的下行,只不过每次下行都是周期性的,之后经济增速又回到先前的高位。但目前的经济下行,不仅在时间跨度上超过过去几次,而且即便增速出现阶段性的反弹,也很难回复到危机前两位数左右的平均水平。这就是说,当前的经济下行是趋势性的,与以往增速回落的情形截然不同。

之所以如此,一个主要原因是近年来中国劳动力供给状况发生了转折性变化:第一,劳动年龄人口比重和数量均出现下降。2013年年末,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比上年末减少244万人,自2012年以来连续两年减少;16—59岁人口占全部人口比重则在更早些时候就出现下降。第二,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镇和非农产业转移的步伐趋于放缓。近几年,“民工荒”现象越来越普遍,并开始从沿海地区蔓延至中西部省份,充分表明农村可转移剩余劳动力已显著减少,在此情况下,向城镇和非农产业转移的速度必然会趋于放缓。劳动力是重要的生产要素,据估算,其数量增加和从生产率低的农业重新配置到工业和服务业,对过去二三十年经济增长的贡献大约在30%—40%。因此,随着劳动力供给状况发生变化,经济潜在增长率和实际增速均会下降。  不过,劳动力供给变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还不止于此。由于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下降同时意味着人口抚养比的上升,因而不可避免地导致储蓄率和投资率的下降。并且,劳动力供给的减少,使得资本边际报酬递减规律更加清晰地显现出来,也会引起投资增速的放缓。虽然资本边际报酬递减是普遍的规律,但过去劳动力资源十分丰富且快速增加,很大程度上掩盖了这一规律的作用,促进了投资的持续快速增长。因此,劳动力供给变化还会通过引起资本积累的速度放缓而影响经济增长。  在人口因素变化的情况下,即使没有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近年来经济增速总体上也应该呈现出回落的趋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金融危机和随后应对危机的大规模刺激政策,只是短暂地影响了经济运行轨迹,并没有在根本上改变经济走势。尽管如此,金融危机对近年来经济持续较为困难的局面却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方面,金融危机直接导致经济增长重要“引擎”之一的出口增长显著放缓。虽然各种要素价格特别是劳动力成本快速上涨,加上2005年之后的人民币升值,一定程度上蚕食了出口产品的竞争优势,但出口增速下“台阶”,由2002—2008年期间年均27.2%的增速下降到2011—2013年的11.9%,很大程度上是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  这种冲击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危机重创了世界经济。距危机爆发已有六年之久,但目前除美国经济有较为明显的恢复外,多数经济体发展态势显著弱于危机之前,欧元区甚至还在衰退的边缘挣扎。其次,危机促使发达经济体改变了之前提前消费、过度消费和借债消费的模式,并通过实施“再工业化”战略和强化贸易保护,以实现经济的再平衡。这两个因素都显著减少了国际市场对中国出口产品的需求。  另一方面,金融危机在很大程度上促成或至少加剧了当前工业领域产能过剩、房地产市场下行的矛盾。不妨用反事实假设的方法一窥此中逻辑链条。如果没有发生金融危机,一揽子刺激政策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制造业、房地产等领域的扩张步伐也就不会有实际发生的那样快,相应地产能过剩的矛盾和房地产市场下行压力可能就不会有当前这么尖锐。进一步,如果产能过剩问题不那么尖锐,工业品出厂价格就不至于“跌跌不休”,企业生产经营也就不会持续较为困难;而如果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更加有序,其调整幅度和范围可能就比当前要小,房地产开发投资和建材、家具和家电等相关消费的回落幅度也会较小。这样,即便由于潜在增长率下降,经济仍会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但比之实际情况,下行压力应该要小得多,经济困难程度也应该轻微得多。  可见,近年来经济连续下滑,主要是由于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所决定的,具有客观必然性;而差不多同时发生的金融危机加大了经济下行压力和加剧了经济困难,则又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不过,偶然性中又含有必然性,因为不断扩大的全球经济失衡是不可持续的,必然要以危机的形式进行调整和纠正。  因此,尽管当前经济持续下滑值得高度关注,却不必对此太过担忧。固然,要防止经济“失速”以及由此引起的各种经济社会问题,但却不应对刺激政策过多寄予厚望,而应尽量在将经济运行稳定于合理区间的基础上,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和改革创新,以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重寻经济运行的新稳态。对于企业而言,过去高速成长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适应新的环境既要求新求变,也要坚守,希望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到那时,就有望迎来一个平稳发展的“白银时代”。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