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铸锌铝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锌铝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黄光裕或2015年提前出狱国美会走向何方-【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59:41 阅读: 来源:压铸锌铝件厂家

家电大佬的一举一动都是新闻。两周之前,“黄光裕可能因为保外就医提前出狱”的消息震动市场,国美系三驾马车闻风而动,股价一度飞涨。几天之后针对该传言,国美电器方面称,“没有接到任何信息,这是传闻。”不过,根据黄光裕一案的代理律师此前披露的信息,即便不进行保外就医,黄光裕也将于2015年提前出狱。

家电大佬的一举一动都是新闻。两周之前,“黄光裕可能因为保外就医提前出狱”的消息震动市场,国美系三驾马车闻风而动,股价一度飞涨。几天之后针对该传言,国美电器方面称,“没有接到任何信息,这是传闻。”不过,根据黄光裕一案的代理律师此前披露的信息,即便不进行保外就医,黄光裕也将于2015年提前出狱。

知名财经作家李德林称,“虽然黄光裕身在狱中,但是依然在背后遥控着国美。”不过也有报道称,在国美此前一系列的资本运作中,杜鹃才是国美系整个棋局的真正操盘者,以及一系列收购的直接战略决策人。

报道称,整个11月,国美系资本兴奋异常。11月18日,国美电器宣布入股徽商银行。而到了11月27日,又有消息指出国美控股有限公司准备了约20亿元现金,计划收购华泰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权,从而成为后者股东之一。不过,此消息目前尚未得到国美方面确认。有分析人士称,资本运作背后是意在补强国美电器的金融平台,以此来完善其近几年着力打造的“开放式全渠道零售商”战略。

黄光裕狱中遥控指挥国美

11月17日,一则震撼消息见诸网络,“黄光裕可能因为保外就医提前出狱”。受此影响,国美系三驾马车闻风而动,中关村股价封死涨停,三联商社、国美电器一度联手冲高。一时间谣言四起,甚至有人士判断,黄光裕会分拆国美在线注入三联商社,同时将中关村打造成金融投资控股平台。

国美电器高层在近一周后发声辟谣。国美电器首席财务官方巍于23日向媒体称,“没有接到任何信息,这是传闻。”不过,根据黄光裕一案的代理律师此前披露的信息,即便不进行保外就医,黄光裕也将于2015年提前出狱。

据了解,对于狱中黄光裕而言,过了2015年,其服刑期已过半,减刑和假释的机会都会增加。

对此,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忠解释说,黄光裕的14年刑期是从2008年11月17日到2022年11月16日,法律规定实际执行刑期不能少于原判决刑期的一半,从2008年11月起算,到2015年11月,黄光裕的刑期正好过半。

刑期过半后,有两个方法或可实现提前出狱,一个是减刑,一个是假释。

“理论上,服刑期过半就可以申请假释”。王忠律师说,“目前看,黄光裕并没有不符合假释的条件,假释规定相对模糊,用句俗话说‘认罪悔罪态度好,认真遵守规定’就可申请假释,但能否成功,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要靠司法机关根据实际情况判定”。

而减刑的规定是,判决正式生效后满一年六个月,可申请减刑。2012年10月,黄光裕首次减刑的消息传出。有报道称,黄光裕因在狱中表现良好已获得法院减刑10个月的裁定。王忠律师介绍,距离上次减刑又超过1年6个月,理论上今年黄光裕也会有一次减刑成功的机会。

而在假释方面,国美集团给灾区的历次捐款,黄光裕及其妻子与香港证监会达成和解(二人同意以向国美赔偿4.2亿港元的方式,就他们当年进行股份购回时违反董事责任一事作出补救)都可以作为司法机关考虑的因素。而关于黄光裕是否正在走假释程序,何时能出狱,国美方面称并不知晓。

国美集团高级副总裁何阳青并未接受通过电话、短信、电邮发出的置评请求,不过由国美集团安排的公关人员葛薇发送了半年、三季度业绩报告、“O2M的全渠道零售商战略”等材料。

在崇尚英雄的时代,黄光裕的个人魅力对国美产生深远影响。不过,业内同时质疑即便黄出狱,能否让国美发生根本性变化尚未可知。

“且不论能否出狱。按照我国法律,即便黄光裕提前出狱,也不能公开从事国美的管理经营活动。”夸父企业管理咨询机构首席顾问刘步尘对指出,“实际上,黄光裕在狱内一直处于遥控指挥国美的状态。”

知名财经作家、《黄光裕真相》、《我所知道的国美真相》作者李德林也称:“虽然身在狱中,黄光裕依然有足够的控制力,近几年国美的重大决策,都是黄光裕亲自拍板后制定的。”

杜鹃打造国美生态圈

整个11月,国美系资本兴奋异常。11月18日,国美电器(00493.HK)宣布入股徽商银行。11月27日,腾讯财经棱镜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国美电器的母公司国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美控股”)已经准备了约20亿元现金,计划收购华泰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泰保险”)部分股份,从而成为后者的股东之一。

公开信息显示,华泰保险的收购机会窗口在2014年10月11日打开。当时,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宝钢集团上海五钢有限公司和中海石油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以挂牌方式转让持有的华泰保险共计约6.2%股份。

对于国美控股的最新收购意图,上述知情人士分析认为,按照国美电器的逻辑,参与收购华泰保险股份,意在补强国美电器的金融平台,以此来完善其近几年着力打造的“开放式全渠道零售商”战略。针对该消息,棱镜向国美控股相关负责人问询,但国美控股相关人士并未给出明确答复。

从徽商银行到华泰保险,在一系列频繁的资本运作背后,到底是谁在操控国美系棋局?国美系的意图又是怎样的呢?

此前,许多媒体猜测是黄光裕授意所为。不过,棱镜获悉,杜鹃才是国美系整个棋局的操盘者,以及一系列收购的直接战略决策人。目前,在国美系内部,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的妻子杜鹃,身兼国美电器战略决策委员会主席以及国美控股CEO职位,拥有国美系全盘实际掌控权。

一位接近国美的高层人士透露,“身在狱中的黄光裕每月会有与家人会面的机会,透过会面和书信等方式,他可以获得一些国美经营层面的信息,并且给予必要的战略指导。目前,杜鹃是国美系真正的操盘人。从1993年杜鹃和黄光裕认识开始,夫妻两人就一起共同经营国美。杜鹃可以说是对黄光裕理念最为熟悉和了解的人,由其代替黄光裕执掌国美系,可以保证国美系的活力。此外,国美管理层也相当稳定,所有高管层在国美拥有超过13年的平均工作年限。”

聚焦主业,是杜鹃执政国美系的重要战略决策。由于该战略决策的实施,国美电器从2013年年度开始扭转上一年度亏损的状况,实现业绩盈利。2014年三季报显示,国美电器、苏宁云商(002024.SZ)、京东(NASDAQ:JD)2014年前三季度归属公司自有的总营业额分别约为446.5亿元、796.8亿元、802亿元,在净利润方面,其它两家公司亏损额都超过10亿元,而国美电器则盈利超过10亿元。

棱镜了解,在国美控股层面,非上市零售业务已经占据很大的体量。目前国美零售版图中,江西、大连、厦门、河南、新疆、吉林等十余处重要市场的零售业务,都在上市公司国美电器体外。棱镜寻找业内人士估算,国美非上市零售门店的营业额约是上市公司门店营业额的80%。

除了聚焦主业、开展上述资本运作,在主持国美系期间,杜鹃还对国美集团旗下的物流体系进行了分拆。2013年中旬,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金1亿元的安迅物流从国美集团体系中分拆出来,成为拥有第三方属性的物流企业。在国内中大件物流行业,安迅物流拥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

杜鹃对国美系最新的资本和物流布局中,着力打造平台化和生态系统的意味浓厚。以物流平台打造为例,国美电器总裁王俊洲曾表示,国美集团希望安迅物流在服务国美电器的同时,能够越来越多的服务国美的客户以及其它第三方企业。而在金融平台的打造中,国美电器CFO方巍也曾表示,希望国美电器的金融平台能够在国美体系内满足消费者和供应商多样化的需求和选择。

在国美电器和国美控股双向发力的状态下,杜鹃对国美零售版图的改造正在发生。在她打造的零售生态圈中,国美电器旧有的采购、物流、信息系统平台,加上最新补强的金融平台,已经形成了四大平台的局面。

在未来,杜鹃主政下的国美系将发生何种变化、国美系零售生态圈内将增加何种最新元素?这一切的答案或许只有杜鹃本人才能解答。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19日,占地3500平方米的超大黄金珠宝MALL—多边金都在北京西三环开业。这一产业属于黄氏家族,由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策划。

资料显示,多边金都商业有限公司负责运作国美黄金业务,成立于2013年6月,隶属于国美控股旗下的北京多边荟投资有限公司,多边荟是国美控股在2012年成立的投资新业务板块,其法人代表为黄光裕胞妹、国美控股总裁黄秀虹。

黄氏家族10亿手笔进驻金饰品产业的举动,也曾被业内与中关村资产注入联想。

财经作家李德林则直接将国美上述此举解读为产业转型。他分析称:“国美近期的投资黄金、投资保险的举动,可以被视为是国美在产业上的转型。因为目前来看如果国美还想在家电方面与京东、苏宁争夺,也不是不可以,但最好的策略还是守江山。因为在盈利方面,或许远远不如在黄金、保险等业务,因为这一类业务面对的是可持续消费者。”

黄光裕在资本市场的盛宴中狂欢

2008年10月发布的《2008胡润百富榜》中,黄光裕因坐拥430亿财富第三次拔得胡润排行榜的头筹。此时的黄光裕拥有香港上市公司国美电器35.55%的股份,市值140亿元;同时持有零售类非上市公司100%的权益。

此外,他投资的地产项目,虽不及其兄长黄俊钦的新恒基集团那么耀眼,却也可圈可点。其创立的北京鹏润投资有限公司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开发了鹏润大厦、鹏润家园、国美第一城、明天第一城等商住地产项目。2001年至2002年,鹏润地产净资产回报率分别达到40.71%和53%,分别比同行业高出6.64倍和8倍,两年平均值则比同行业高出7.3倍之多。

但黄光裕并未止步于此,他在资本市场的腾挪跌宕在其借壳上市前的准金融运作中就已初露端倪。国美在内地家电零售中的大佬地位赋予其与生产商交易时优越的议价空间。一般情况下,国美可以延期半年之久支付上游生产商的货款,这样的合法拖欠令其账面上长期存有积淀资金,而这些资金又反过来促进了国美的门店扩张。

由此可见,合法挪用生产商货款用于规模扩张是国美秘而不宣的融资战略。长达半年的付款期对于国美的扩张绰绰有余,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赋予了国美银行的属性,“准金融”或“类金融”的说法亦由此而来。

更可怕的是,占用货款用于门店扩张,速度越快,资金回笼就越快,而爆炸式的门店扩张更为国美在和生产商议价时底气十足,甚至不断击破生产商的价格底线。长此以往,国美在议价上愈加强势,生产商的话语权则江河日下。“准金融”运作对国美而言无异于良性循环,对于生产商而言则是恶性循环,金融杠杆的残酷性可见一斑。

国美电器2004年借壳上市,实现在港挂牌交易,黄光裕也借助于一系列资本运作使自己身价几何级增长,蝉联内地首富交椅。如果按照时间顺序来划分,黄光裕的资本运作大致可分为买壳、上市、套现三大步骤,从而最终实现让0493这只“仙股”(当股票跌到港币一元以下时,换算成英国币值约为几先令,港人称为“先股”,迷信的港人为讨口彩借音改称“仙股”。“仙股”虽然现实投资价值不大,但很适合作为某些公司借道上市的“壳”)将国美电器转为上市公司。

拜一位在香港的潮汕同乡所赐,黄光裕在2000年下半年多次以较低成本获得0493较多股份。为进一步获得控股权,黄光裕将其兄黄俊钦名下的北京鹏润大厦三间办公室注入0493,并相应获得1200万元现金和总价值1328万港币的代价股(即收购某一资产时不以现金支付,而以增发本公司股份支付)。

随着国美电器业务的扩张,黄光裕加快了控制0493的步伐——分别于2001年9月、2002年2月两次购买0493配售的新股。完成以上交易后,黄光裕凭借85.6%的股权成为0493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股东,已超过联交所规定的75%的全面收购及私有化建议持股比例标准。为维持0493的上市地位,黄光裕随即以市价每股0.425元抛售11.1%股权套现,净得现金7650万元。

为剥离0493原有义务,黄光裕在注入三间办公室之后再次将自己部分地产业务注入0493,0493逐步嬗变为一家地产公司。2002年7月,黄光裕当仁不让地成为0493的主席并将之改名为“中国鹏润”,其间黄光裕利用股价高位多次减持套现。在令人目不暇给的“左手倒右手”的个人资产倒腾中,不管是借力抢得退化壳,还是洗壳剥离原有业务,都体现出黄光裕的胆识和老练。

在这些前期工作之后,2004年6月,鹏润宣布以83亿港币收购国美分拆上市部分65%的股权就顺理成章了:独立财务顾问荷银融资亚洲有限公司及洛希尔父子有限公司对国美进行缩股,公司易名“国美控股”。其后的交易更加波谲云诡,可以肯定的是黄光裕在2000年至2004年资本运作期间实现了财富几何级增长,并将自己昔日的竞争对手苏宁电器甩开一大截。

左手实业资本,右手金融资本,以实业资本获取利润进入金融,再以金融资本的杠杆作用促进实业。这样两只手握到一起就能产生黄光裕津津乐道的“1+1>2”的效果。这种模式让黄光裕着迷,事实确实如此,亚洲即不乏成功典范。韩国三星,日本三井、住友、三菱皆为此中高手,大到不能倒的财阀型企业、公司帝国,这不正是内地企业家梦寐以求的吗?但黄光裕被堵在了半路上,正在国美在资本市场高歌猛进的时候,黄光裕迎来了他人生的寒冬。

2008年11月,黄光裕以操纵股价罪被调查。2010年5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泄露内幕信息罪和单位行贿罪判处黄光裕有期徒刑14年,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两亿元。同年8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黄光裕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案终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黄光裕获有期徒刑14年。

延伸阅读:国美诉陈晓违约案再判国美胜诉背后

不断升级的绿城股权争夺战,在赚足国人眼球的同时,也将一个重要的概念引入进来,那就是中国商业社会需要的“契约精神”。

无独有偶,作为四年前“国美控制权之争”所留下的尾巴,国美诉陈晓违反协议不当披露公司信息案也直指职业经理人的“契约精神”,将契约精神之于商业社会的重要性在国内提上了史无前例的高度。

2014年11月19日,北京市二中院做出民初字01464判决,判决结果是国美胜诉,同时亦支持了国美要求陈晓返还1000万元对价的诉讼请求。

尽管并非终审判决,15天之内陈晓仍然有权向北京市高院提起上诉,但从目前审理情况来看,契约的重要性被给予了高度的重视,而当事人因为违反契约的行为可能需要支付沉重的代价。

这是一场以“契约精神”为名义的长达3年的诉讼。

2011年5月,也就是国美控制权之争结束,陈晓去职仅仅两个月的时间,《21世纪经济报道》头版刊登了记者郎朗撰写的题为《国美事件再露面陈晓大爆国美财务漏洞》的文章,引发媒体迅速而广泛的转载。随后,《北京青年报》,《商界》杂志也分别刊登了《陈晓揭黑国美一日三变》,《陈晓是与非》的文章。

在上述文章中,涉及了一些非常敏感的提法,比如陈晓表示“那些股票我很快就会卖掉,因为国美电器的股价在我看来不可能再涨了,而很多机构已经选择了撤出,从机构云集的热门股票到现在成为散户的集中营,这样的股票在投资价值上是没有前途的”等,披露信息同时包括了对国美供应商关系,财务问题提出的质疑。

一时间,本该尘埃落地的控股股东与职业经理人的权斗再次风雨满城,一方面,国美股价受到影响,另一方面,国美内部外部的各种关系也面临各种不确定性。

国美随即做出反应,一方面在官方回应中强调报道中陈晓观点与国美实际情况出入很大,另一方面,国美对陈晓违反当初约定一事提起诉讼。

在陈晓通知国美控股公司辞去董事、董事会主席、执行委员会主席职务的当日,也就是2011年3月9日,国美控股公司与陈晓曾签订了一份《协议》,明确约定陈晓向国美控股公司作出“包括不得泄露商业秘密在内”的各项承诺,同时约定国美控股公司向陈晓支付税后人民币1000万元,作为陈晓履行《协议》项下各项承诺的全部对价。

在《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协议》部分内容来看,陈晓向国美控股公司无条件及不可撤销的做出以下承诺、确认及保证:即“陈晓不会,及促使其关联人士不会:无论以口头或者书面的方式,使用或泄露给任何人,或发表或披露或允许发表或允许披露集团任何成员的非公开资料(不论是否机密和保密资料,亦不论是以文字、口头或其他方式录制的资料)。”

协议同时对“资料”一词做出了解释,即“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内容:(1)关于集团任何成员业务或财产的资料。(2)关于集团任何成员经营策略的资料(包括业务、价格及/或销售战略)竞争业务:在中国(包含港澳台地区)经营家用电器及电子消费类产品的零售业务)以及无论以口头或者书面的方式,对集团任何成员、集团成员的任何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其各自的关连人士及其各自的联系人本身,及/或陈晓与他们中的任何人之间的关系,对任何人发表任何国美控股公司合理认为对集团成员、集团成员的任何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其个自动关连人士可能造成负面影响的言论、评论或作出任何不利行动……”

协议规定“陈晓如果违反相关承诺,应退还国美控股公司已支付的协议对价税后1000万元。”

5天之后,也就是2011年3月14日,国美控股有限公司通过其附属的一家外商合资公司(由“宏希投资有限公司”和“海洋城国际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组建)采用电子转账的方式分两笔各500万,向陈晓个人工资账户支付了人民币1000万元的款项。

然而,虽然签订有保密协议,并为承诺的保密义务获取了高达1000万的对价,但仅仅两个月,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将陈晓与国美再次推向风口浪尖。

在国美方面看来,陈晓违反《协议》披露国美“资料”的行为属于背信弃义,采访报道违背协议条款,公然披露、指责国美及相关人士,其中非常详细地点评了国美的种种问题,包括有可能影响国美股价的多种因素,有违职业经理的人的“契约精神”。遂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2012年12月19日,北京市二中院“二中民初字12518号”民事判决国美胜诉。

此后,陈晓不服提出上诉,2013年12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该案发回重审。在对案件进行了将近一年的审理之后,2014年11月19日北京市二中院再次判决国美胜诉,对国美要求陈晓返还1000万元对价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案一审和二审的法庭审理中,争议的焦点却并不是陈晓是否违反《协议》披露了国美的“资料”,尽管陈晓在答辩中也表示,“陈晓从未向媒体透露过与国美控股公司有关的信息和言论,未实施过国美控股公司所称的违约行为,不应承担违约责任。”但是,由于报道媒体均出具书面材料表达采访内容属实,以至于法院在《判决书》中表示,本案争议的焦点一是国美控股公司是否按《协议》约定向陈晓支付了1000万元对价;二是陈晓是否因违反其在协议中的承诺而负有向国美控股公司返还1000万元对价的义务。

法院判决认为:“不论陈晓与记者的谈话是朋友聊天还是记者采访,陈晓的本意是对朋友说出真实想法还是揭黑国美,陈晓均已构成向他人泄露国美集团成员的非公开资料,对他人发表国美集团成员股东的评论,且该行为在客观上产生的后果足以使国美控股公司合理认为系对集团成员,股东可能造成负面影响的言论,不利行动,故本院认为国美控股公司关于陈晓违反了《协议》第二条承诺的主张成立。”

赢彩彩票app

混沌起源满v版

屌丝英雄传九游版

封神策